股牛配

    当前位置: 中国拍卖网 >> 艺术评论 >> 综合评论
      分享到: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周铭艺术世界

        作者:田继学、郭北平2020-05-06 15:06:13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周铭艺术世界

        艺术简历

        股牛配 周铭,字德麓,号椟山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被中南海国礼中心聘任为“国礼艺术家”;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首都书画院理事;北京国艺名人名家书画院副院长。

        股牛配 其作品以学中国传统书画根基并吸收古今、中外的艺术元素,作品得北方凝重、浑厚、雄奇为基调,汲取南方清韵、逸远、秀美的构图,运用笔墨技法并通过造型特定的诗化境界来表现山川的灵动与其中蕴含的生命意识,从而形成了“独在古意新境,妙在北势南韵”的个人画风。在创作中始终之真山真水为师;以关爱自然本位的回归为主旨;以书法为画法的用笔统领全局,这种情感从生活和自然中撷取,以丰富的笔墨语言表现、形式的多样性、艺术语言的再提炼、个人创造的体现和美学情怀等方面,传达着进取、积极的主流文化精神。



        尤工远势古莫比,咫尺应须论万里

        ——记当代实力派山水画家周铭


        能在书画界扎根立足,得画家称谓,其路漫漫,修远兮。

        股牛配 周铭先生在绘画修行的道路上,勤学苦练,加上天赋相资,尽得山水画艺术真谛,已然成为当代实力派山水画家。

        关于勤学,略去周铭初学书画时的经历不谈,只说后来为提升书画技艺而努力求学的经历:先就读于中国文联山水画创研班,后研修于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高研班,再后来归中国人民大学首届山水画硕士研究生班,拜在现代绘画大师李可染弟子李宝林先生的门下。他一步一重台阶,一重台阶一重境界。在一些画者得意于书画皮毛之术时,周铭在大有成就之际,却虚怀若谷,潜心修学,以学促艺,为开创独成一格的中国山水画打下了丰厚的学养基座。



        说起苦修,略去周铭每日研墨执笔不辍的勤奋不谈,只说现在身居天下劳碌四方的绘画历程:周铭不断探索、追求,练就足够的功力,受聘于中国人民大学访问学者;被中南海国礼中心聘任为国礼艺术家;任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等。他把每一处的兼职都当成专职来做,每一个专职都是用来苦修的机缘。作画者,需理念为先。若无思想,作画便是白丁匠人,画有形却无神,则死画也。周铭有思想,有观念,对山水画艺术有独到的创作见解。他强调山水创作需以传统为根,个人创作方向无论面向何方,只有以传统为根,才不至于让作品变成断线的风筝。



        “挥写江山取神功,惨淡经营咫尺中。欲借灵峰传妙笔,天开图画道法通。”这首自创诗句,是周铭在写生创作中的体会,也是艺术修养的真实写照。他是艺术来源于生活的坚定信仰者,并富有探索创新的意识,继而深入生活在自然中提炼;创新是基于传统而展开的,是继承传统中国画的再创造,并非无根无据乱作胡画。正所谓:搜尽奇峰打草稿。他师从李可染先生的绘画理念,坚持以生活为源,以实景为泉,不至深山不动笔,不观真景不泼墨。他坚持到大山深处写生,让纯自然风貌触动书画的灵感和技巧,一但心有灵犀,便着意为山河立照,所作必为上乘精品。其作往往布局紧密,气势傲然,焦、浓、重、淡、清恰到好处,尽能触动淋漓尽致的观画心境。欣赏他的力作《阴晴众壑殊》,就立即能强烈感受到其技深源于古法却又大有创新鲜明特色。


        股牛配 《寄云游仙》183cm×96cm


        股牛配 周铭作画,其情偏重现实生活与自我的感受,师从古法却又在现实生活中发掘出新的创作灵感,用“尤工远势古莫比,咫尺应须论万里”来形容周先生的山水画作,恰如其分。再看《风入寒松声自古》,画家对自然山川精神本质的重新认识和发现,使他的山水画的内涵与外延在不断扩大。以炉火纯青的笔墨,自然流畅的线条,用画作吹一股清新古雅的风,扑面而来,让人感觉气息纯正,空灵洒脱,得醉入痴。他在全方位多层次的探索中给中国山水画注入新机,并以卓有成效的实践,给古老的中国画艺术增添新的光彩。观《岚气浮春晓》,近山远景,云山雾罩,彩墨交融,景致完是一派新意,笔法却紧依传统,中国传统山水画理和画风并无遗失,这与他多年临摹古代名家经典作品,扎根传统的创作理念密切相关。艺术来源于生活。必须是以真山真水为底版,加上创作者的提升,才能让山水画艺术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从而开辟出现代中国山水画的新纪元!


        股牛配 《凭阑醉秋趣》68cm×138cm


        周铭先生是当代实力派山水画家,但背后里,他给人的感觉更有精神导师的印象,他是一个朴素的的人,所以观其画可得醇厚。他是一个心有大爱的人,所以观其画可知博广。他是一人饱含真情的人,所以观其画可得感动。他是一个进取的人,所以观其画可得激奋。周铭将自己的品质品性融入山水画作,他用山水净化人的灵魂,指导人心归静、归雅,激发人心立志、立向。便观其作,渐知其画作精神站位相当高,丰富的生活气息中融合着高远的精神体验,游历其中,身心俱得熏陶,是难得的人生大享受。周铭把山水作品当成自己精神世界的外化形式,精神世界借作品外化,则内心需要有丰富的观感积淀,所以他要求自己成为精神世界内涵丰富的画家。为了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周铭的方法就是以自然为师,尊山崇水,让山水形象在内心的大量积淀,酝酿自己的山水情怀。为了创作《巍峨昆仑》,周铭亲赴昆仑脚下,将昆仑山阅尽写透,厚积薄发,然后挥毫写意,昆仑胜景借笔墨的焦、浓、重、淡、清一气呵成,将昆仑的高大与威仪转化成崇高的军魂,一举拿下“建军八十五周年艺术展”金奖。屡次摘获大奖,即凭坚持不掇采风写生以生活为源的创作实践。



        周铭的山水画,在构图和取材上并非全是山的巍峨、厚重,在北派山水画的基础上,以笔法立骨却不缺秀色风韵,他吸收一些南方绘画的笔墨语言,融入很多气韵流畅的线条,对南北山水的发展和创新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形成了“独在古意新境, 妙在北势南韵”的个人画风。如果梳理一下,会发现他的山水画之中,经常要点辍几间小屋。屋子其实是承载画家意念的重要载体,有了屋子:画山画水并非只为山水而画,而是要把自己的身心寄情于山水,把真、善、美的执着追求以屋子为“盒”,装载进山水的意境里。看《山水随处碧,舟轻不畏风》,层峦叠嶂,逶迤起伏,林木丛丛,雾气苍苍。从“法”上来看,周铭这幅作品极好地体现了传统文人画的价值,表现出他对传统文人画技法的认同和固守,对“水墨为上”的表达手法应用娴熟,十分痴迷。作品以丘壑立骨,苍笔如风,却能吹来滋润雨意,水墨氤氲中包裹着铮铮筋骨。干笔含润,苍形隐情,“群山默然千古立,江河有韵留不回。”造就了周铭山水画的独特意象,侠骨柔情,刚柔相济。


        《碧水云波烟秀飘》138cm×68cm


        在创作中周铭始终贯穿着一条明确的主线:即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真山真水为师;以关爱自然本位的回归为主旨;以书法为画法的用笔统领全局,突出色勒,强化骨体,兼效带染。这种情感从生活和自然中撷取,以丰富的笔墨语言表现、形式的多样性、艺术语言的再提炼、个人创造的体现和美学情怀等方面,传达着进取、积极的主流文化精神。周铭山水,在巍峨之中,寄托着感人的人文情怀。层峦叠嶂,逶迤起伏并不迷人眼,林木丛丛,翠微苍苍亦不乱人心,而是给予烟岚雾霭趣远幽深的意境。意境依画而生,成为作品的深刻灵魂。先生的作品有灵有魂,所有震撼人心,远播四方,收藏其作,便是珍藏了中国传统文人的珍贵品质……

        股牛配 华艺书韵文化传媒艺术总监:田继学 2017年3月22日


        《山色迎人秀可餐》68cm×138cm


        周铭的水墨山水画艺术

        郭北平(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


        赏读周铭的水墨山水画新作,顿感有一股清新古雅的气息扑面而来,其画作气息纯正,空灵洒脱,笔墨技法不落俗套 ;追求笔墨情趣且格调清纯;他笔下的景致林木葱茂,云烟变幻,山高水长,景繁意密。绝非萧条寂寞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图式,而是可行、可居、可游的优美之境,极富生活气息,更有一种令人直指心灵的感悟。



        股牛配 周铭的山水在广取博征、厚积薄发中见出传统渊源与脱颖而出的活力新意。他的山水画格局近乎宋人,层峦叠嶂,骨体坚实,强调空间的纵深 ;他的笔墨师法元人,墨法精微,植被丰茂多变,仿佛有一种高古之意闪耀在苍岩深壑之中,从中不难见出范宽的雄峻,王蒙的繁密,山樵的秀润,米氏的烟云,石涛的清新,龚贤的圆厚,然而,这一切又都在若有若无之中,已被周铭的大家手笔包孕其中而脱胎换骨。同时周铭赋予自己的艺术境界以强烈的时代感和创造精神。他在宏观把握传统精神、全面理解传统真谛的基础上,广蓄了自然的英华,饱纳了山川灵气之后,以笔墨、丘壑互为体用之法,淘练出新的绘画语言,着力于气韵与境界的追求,给人以一种清新之美、蓊郁之美、逸宕之美。


        《泉源万斛自飞流》138cm×68cm


        股牛配 不期而然地溶解了西方绘画对他有用的东西,如光影、构成、色彩等与笔趣、墨韵的相合,结构出具有现代感的新境界。他的“新境”不是“雨后空林”无人间烟火味的“雅玩”之作,也不是“雪景寒林”冷峻荒凉的“萧疏”之象,而是云蒸霞蔚、雾绕群山的锦绣景观,是雄伟博大、真率烂漫的瑰丽山河。画中境象不是哪座大山的再现,也不是哪条江河的描摹,却有着太行的雄肆、华山的险峻、黄山的神奇、峨眉的灵秀、武夷的妩媚。那老辣苍翠的云壑山涧,那韶秀幽深的茂林鸣泉,那墨彩流溢的田园风光,那旖旎典雅的山野景象,传递的不是文人的忧患意识与自我遣兴,而是完全出于对祖国河山的热爱和对自然大美的颂扬。



        所谓“北势”是指他的山水画偏于北派山水的气势与布局,传承了元代以前相当繁荣过的西部、北部、中原诸地区的艺术风格传统,尤其是“北派”山水的风骨雄魂,其纵横跌宕之势、鬼斧神工之奇,构成了他的山水画的显著特征。周铭用他的画笔饱蘸生命中难以割舍的山水之情,去构筑北方山水博大精深的气势,去营造大山雄、秀、险、幽的意境。那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景观,深情地注入整个民族的历史记忆和现实感奋,表现的不仅仅是自然空间,而是“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精神空间。那种崇高的美感,是精神世界的碰撞,是生命与生命的交融,是民族生存的伟大空间和高昂精神的感情投射。周铭的高妙之处,不是一味强调“北势”的雄强壮伟,更强调“南韵”的气韵高华,力求在崇山峻岭的雄强气势塑造中透出“南派”山水温润柔美的墨韵。他孜孜以求的“山川浑厚,草木华滋”的境界,最终是以笔与墨会、墨与水和为体现,妙得墨气丰厚、气韵充溢之效果。



        股牛配 大致而言,北派山水倾向于丘壑构造之美,若无笔墨的帮衬,易失于刻板而无韵味;南派山水倾向于笔墨苍润之美,若不讲究丘壑构造,易糊涂一团,流于游戏。这种情况在宋代就已存在。《宣和画谱·山水叙论》称, “得笔法者,多失位置”。“位置”为《六法》经营位置的略称,主要还是指丘壑构造。为此需要明确,这两者间须相互配合,互为表里,才能形成“别立宇宙”的山水新图式,才可能超逸凡群,出类拔萃。例如黄宾虹以笔墨深厚胜,但树石造型与丘壑布置,都创构提炼得十分适合发挥他独具一格的笔墨 ;陆俨少善丘壑布置,其丘壑之美也和笔墨动辄生奇关系密切。



        周铭在师古人的同时清醒地认识到,要与前人拉开距离,形成自己的面貌,必须在丘壑和笔墨上另辟蹊径。因此,“尽峦嶂笔墨之变,亦尽笔内笔外起伏之变”一直是他的自觉追求。从主流上看,高度强调精神寓意的山水画属性,使周铭对北派“崇伟型”的山水图式情有独钟。映入眼帘的是层峦叠嶂,逶迤起伏,林木丛丛,翠微苍苍 ;然而,对传统文人画价值的认同和固守,又使得他对南派的“水墨为上”十分迷恋,烟岚雾霭悬浮于高山密林之间,趣远幽深的意境在峡谷山坡之间随处可见。细细品读,这种笔墨体悟通过他个性的选择,被强化地运用到千岩万壑的营构和气象峥嵘又化机四溢的表达中。周铭以“丘壑立骨”的苍笔在“干裂秋风”中也“润含春雨”,而以“笔法立骨”的润笔在水墨氤氲中绵里藏针、内含筋骨,这正是他的山水画的独特风骨。不仅表现为北派山水以“丘壑立骨”的壮伟奇观,也表现为南派山水以“笔法立骨”的秀色风韵。



        黄宾虹曾说他自己,“60 岁之前画山水是先有丘壑再有笔墨,60岁之后先有笔墨再有丘壑”。周铭则不同,他自始至终坚持笔墨和丘壑的互生互动、相依相存。笔墨之所追,乃随笔墨不断变化丘壑 ;丘壑之所从,乃随丘壑不断变化笔墨。笔墨与丘壑是他作品的灵魂和生命。我们不妨走进周铭近期所作的山水画,从审美境界和形式变化的角度去领略其作品的艺术魅力和独特创造。



        他的近作《青山碧水乡间情》、《坐看平湖起云烟》、《龙湾金田》等,丘壑形象既是源于某地某景,又是化自然素材为胸中意境的结果,具有“理想主义”的特征。他的水墨山水是以意象绵密雄伟的山石、林木的重重叠叠的组合,展示磅礴与阔大的气势。而景物的铺陈,多姿多彩,却繁而不杂,多而不乱,构造出群峰拥立、悠悠时空的无限深邃境界。所画山体以笔见长,以墨取胜,顺势皴擦,疏密相间,层层积染,层层见笔,间或错落变化,并具有构成意味,画面深厚丰富,笔墨更趋精熟苍劲。画中树木丛生,双勾入笔,枝干欹钭,间杂没骨,并不依照传统程式,而是取法自然,有虚有实,变化多端又具个性。满构图的画面看似密不透风,却苍苍郁郁,其中有烟岚浮动,有瀑泉直下,有水光波动,拉开了前后距离,于厚重深沉中不失灵动,宏阔幽远中饶有神韵。有朴茂沉雄之古典意趣,更有苍浑灵透的现代气息。


        股牛配 《枯眼遥望山隔水》138cm×68cm


        20世纪的中国山水画所以走出一片新天地,是重视写生、重视师造化的作用。因为写生,才使得山水画新境迭出,更具有鲜活感和生命力。现代山水画不是只把现代山水形状画出来,而是把山川形状的现代感受转化成中国画前所未有的笔墨精神,这是中国山水画的出路。基于这种理念,周铭一直沿着李可染开拓的写生和创作山水的思路,探索新的笔墨语言,进行自我风格的调整和升华。他常常怀着一腔痴情登山临水,从天府之国的巴山蜀水,到湘西古寨的大壑秋风,或对景写生,即兴记录下一时的审美感受,或静观默想,捕捉大自然的天籁之音。他在与大自然心心相印的交往中,得山川之灵气,知草木之性情,搜尽奇峰异景,储于胸中,付之缣素,创作了一批不仅内容新而且笔墨新、意境新的写生作品。



        在这些匠心独运的作品中,画家贯穿着一条明确的主线——以真山真水为师,以关爱自然为主旨,以书法为画法的用笔统领全局,突出勾勒,强化骨体,兼皴带染,立形存质。由此为依托,强调写生不是写实,强调写意不是描摹,而是有所思、有所想地充分发挥勾勒的优势和皴擦晕染能见笔的效果,笔随心运,意随笔转,既求实体感,又造虚拟美,使整个画面透露出蓊郁灵动之气与清新飘逸之风。诸如《泉落白云间》、《深山藏古寺》等都是这样的作品。因为意在表现感受,所以画家充分发挥了山水画意象造型的自由度、情感化,构图变化多端,表现手法多样,笔力雄健畅达,墨色润泽豪放,行文大度,意趣天成,道尽了山水清音。



        读周铭的近作,给我强烈的感受之一,就是在对待传统和现代的关系上,他更注重在现实生活的感受中寻求新视觉元素,有力地带动笔墨语言的革新,从而完成他的山水画新形态的构建。而不是像那些有惰性的画家,或在传统的图像中翻翻拣拣,或在自我的图式上反反复复。



        如果说周铭的近作在“古意新境”的再造中,在“北势南韵”的兼融中,又跃上新的高度,那么,我以为主要体现在画家已经注重作品的审美广度和深度的发掘,不仅题材内容更为宽泛,对艺术的笔墨语言、形式结构、构图章法以及个性化的风格表达也不再是单一的、机械的,而是充满交叉、融合、变化和不确定性。其间中西合璧、古今互融、标新演变、探索发展的多元态势令人瞩目。



        由此看来,随着画家对自然山川精神本质的重新认识和发现,使他的山水画的内涵与外延在不断扩大。他将在全方位多层次的探索中给中国山水画注入新机,并以卓有成效的实践,给古老的中国画艺术增添新的光彩。作为艺术家来说,周铭正值创作的旺盛期,他不会满足于已取得的艺术成就,他定会在执著的探索中渐臻大化之境。


        责任编辑:静愚
      More.. 名人堂
        More.. 艺术展讯
        • 本网站刊登的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拍卖网版权所有,未经中国拍卖网协议授权,禁止下载或转载使用
        • 工信部备案号 京ICP备11041342号-11
        • 中国拍卖网版权所有Copyright© enuoer.cn,All right
        Processed in 0.089(s)   11 queries
        update:
        memory 4.761(mb)